章节目录 62、第六十二章(1 / 2)

作品:《不入豪门

“我是不吃葱姜蒜。”楚瑶睫毛微微动,清澈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温景安,“我也不喜欢吃醋。”

温景安这个醋精。

“你还知道我吃醋?”温景安眯了下眼,阴翳的眼渐渐散去。

“你就是职黑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职业黑子,逮谁黑谁。”楚瑶懒洋洋支着下巴,斜睨温景安,“机会给你了,不把握那我没办法了。我明天回s市,暂时不会过来。”

楚瑶的手机响了一声,一个短信进来:“我是姜墨,这是我的电话。”

楚瑶对姜墨没有一丁点的兴趣,今天姜林提到姜墨,她第一反应是排斥。随后有些恶心,楚瑶无法想象跟其他男人身体接触。

她把手机放回去。

车厢内寂静,温景安的手指缓缓划过瓶身,又落回原处。

“我并没有干涉你的意思,可姜墨一个二婚老男人,配不上你。”温景安强行压下所有情绪,跟姜墨比他,他的胜算太小了。姜林原来打的这个主意,一个个的不怀好意。

他在心里冷笑,他还没死呢。

“你不也是二婚老男人?”

温景安:“……”

车厢内寂静,楚瑶转头看窗外。

温景安注视着她,灯光从窗外落进来,落在楚瑶静美的面容上。她显出几分脆弱,温景安攥紧的手缓缓松开,解开一粒衬衣扣子。

车进院子,楚瑶先下车拎着包上台阶,温景安随后。温景安要开门,楚瑶就停下脚步等他。

老式院子,门锁还是老式门锁,钥匙碰撞金属的门把发出声响。楚瑶站在一边,温景安推开门回头看她一眼,走进去开灯。

楚瑶娇美动人,踩着高跟鞋进门。

温景安反手关上门,很轻的一声响,楚瑶放下包。茶香席卷而来,楚瑶猝不及防落入一个怀抱,她转头看过去。

温景安从后面抱住楚瑶,下巴抵在她的耳朵,炽热的呼吸落过来,温景安低头咬牙切齿,“我不需要姜林。”

楚瑶抿了下唇,垂下眼看腰间的手,温景安的手臂修长,手指也长。筋骨分明的手十分干净,他抱的很紧。

“楚瑶,我就是想找个借口,把你留在身边。”他喉结滚动,嗓音哑然,他的眼尾泛红,“这个借口很烂,我知道。”

楚瑶又回头,看着温景安的眼。温景安的桃花眼深邃,在灯光下,他深邃的内眼线微垂,拉出一道意味不明的深意。

“我想,我们之间——”

楚瑶用力回身,直接把温景安推到门上,她抬起下巴,红唇微动,“说。”

“我也可以跟你组建一个家,过去我有错,我想挽救,我也在学着怎么爱人。楚瑶,我们并没有结束,你见过没有关系的人接吻么?我们不是朋友。你选择我,我不会让你后悔,这辈子都不会。”

“炮|友,周辰那么多,你别告诉我,你不知道。”

没有关系的人不单单能接吻,还能上床呢。

温景安拧眉,想清洗朋友圈。

“所以,我在你这里,就是个——”温景安目光沉下去,冷的没有一点光,手指死死的抵着楚瑶的细腰。他的眼尾红的更加明显,喉结滑动,嗓音沙哑,“是吗?”

大哥,你对你的身体有什么误解?

你没有炮,谢谢。

充其量就是个吻友。

温景安揽着楚瑶的腰,低头亲下来,温景安的吻技生涩。他们都没有什么经验,楚瑶今晚心情很差,就是很焦虑。

姜林说,不要走程菲的路。

楚瑶已经在走程菲的路了,她为什么亲温景安?谁都排斥,唯独会跟温景安亲近。温景安去江城找她,她跟温景安回b市。

为什么?

楚瑶心知肚明,她走了程菲的路。姜林看出来了,所有人都看出来了。

他们清清楚楚的知道程菲什么下场,死的凄惨。

楚瑶勾住温景安的脖子,往下压,她咬在温景安的唇上。血在唇舌间蔓延,他们疯狂的接吻。

温景安先停住,他暗沉的眼情绪翻涌,拇指擦过楚瑶湿漉漉的眼,他克制着情绪,嗓音被疯狂熏染的低哑,“楚瑶,哭什么?”

楚瑶猛地推开温景安,退了两步,面上已经恢复冷静。她擦了下唇,转身往楼上走。

温景安闭上眼深吸气,平复躁动,他的手几乎要穿过楚瑶的衣服,他蹙眉,迈开长腿跟踏上楼梯,说道,“你明明对我有感觉,你在躲什么?楚瑶,你敢不敢摸着心跟我说。”他一咬牙,黑眸凌厉,“你不喜欢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