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28、第二十八章(1 / 2)

作品:《不入豪门

放出黑名单?你以为过了今天还会联系吗?

你是什么牌子的便利袋?这么能装。

楚瑶对放温景安出黑名单没有丝毫的兴趣,她撂下手机回房间。

天气渐暖,楚瑶选了一条紫色宫廷风长裙,冷色调神秘美艳。她以前很少穿紫色,选定之后走到镜子前,竟有种陌生感。

耳朵空旷,楚瑶摸了下耳垂,转身回去从首饰盒里取出卡地亚agrafe钻石缟玛瑙耳饰戴上。黑色缟玛瑙晃动碰上脖颈,楚瑶扬起头,黑配紫,增添了几分冷感。

十一点,楚瑶出小区,温景安的黑色奔驰已经停在了正门口。

温景安是不是早把她查的清清楚楚?

楚瑶走了过去。

温景安坐在车里翻看公司材料,一转头猝不及防看到楚瑶。他的目光停住,直直看着楚瑶。

紫色长裙冷艳典雅,长发披肩,妆容明艳。

以前楚瑶喜欢化淡妆,不施粉黛,清雅如秋水。现在的楚瑶就是食人花,明艳又招摇,具有侵略性的美。

司机怔了下,才认出楚瑶,连忙下车去开车门。

楚瑶上车就把口罩戴了起来,她原本就戴着黑色手套,再带上口罩,实属不把温景安当人。

温景安蹙眉,幽深暗沉的黑眸注视楚瑶,他是什么垃圾?

“卷宗。”楚瑶清凌凌的眼注视这温景安,睫毛浓密纤长。

温景安盯着楚瑶,拿过手边一份文件递给楚瑶,楚瑶伸手去接,温景安倏的撤走,楚瑶抬头。

“把口罩拿掉。”温景安嗓音冷淡凉薄,缓缓道,“我给你。”

“我有洁癖,跟你接触同一片空气,我会死。”楚瑶面不改色,语调慢悠悠的,“抱歉,不方便。”

温景安俊美一张脸陡然变色,但很快就恢复如常,“我还不知道,你这么会抬杠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温总这么会出尔反尔。”

谁出尔反尔?

温景安把案宗扔到座位中间,不再看楚瑶,“你愿意戴就戴着吧,不过我提醒你。”温景安喉结滑动,音调冷冽平静,“你的口罩很丑。”

楚瑶:“……”

温景安坐直,薄唇轻动,“不堪入目。”

“比起病毒,丑算什么?”楚瑶是立刻做出了反击,唇角一扬,已经打开了案宗。

温景安凌厉黑眸直射过去。

一拳打进棉花里,棉花根本没搭理他,棉花在看案宗,头也没抬。

温景安骨节分明的手指勾着领带往下拉了些,深邃桃花眼里浸着寒。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温景安一眼,温景安今天穿的正式,笔挺黑色商务衬衣,让他了整个人冷肃悍利,温景安的脾气并不算好,司机胆战心惊。

以前楚瑶说话柔声细语,这是第一次,两个人箭弩拔张——哦,温景安一个人箭弩拔张,楚瑶还在看文件。

“温总?”

“开车。”温景安收回视线,继续看公司文件。

车厢内十分安静,各自翻纸上的声音。

片刻后,温景安转头。

楚瑶一滴泪落到纸张上,阳光从窗外斜着落进车厢,楚瑶睫毛湿漉,晶莹剔透,美的触目惊心。

温景安心脏猛地一震,不知道怎么,跳的飞快,简直有些不正常。所有的不正常都是从离婚后那个吻开始,楚瑶的肤色皙白柔软,温景安身体又燥热起来。

滚烫岩浆被封锁在清心寡欲的躯壳里,日夜侵蚀,薄薄的一层冷皮逐渐消融。

楚瑶抬了下头,温景安迅速收回视线,直视前方。坐的笔直,冷峻没有丝毫情绪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,薄唇紧抿,修长手指缓缓屈起。

一瞬间,空气静的有那么几分逼仄。

许久后,身边再次传来翻页声。

温景安一颗心重重落了回去,他垂下浓密睫毛,视线落到自己的手指上。指尖冰冷肃白,还带着消毒水的味道。

他漫不经心的往旁边看去,楚瑶已经收起了所有情绪,露出来的眼平静无波。

他和楚瑶在结婚期间不算熟,他需要一个身家清白的妻子摆在台面上。楚家需要合作伙伴,一拍即合。

他们没有任何接触,也不了解。

离婚那天,温景安才认识楚瑶。

楚瑶翻到最后一页,附件是车祸照片,母亲一身血躺在冰冷的水泥路面上,司机是当场死亡。

卷宗上有一段口供时间是空白,这应该就是那个警察口中,嫌疑犯对来历不明账户资金的口供,有人拿走了。

“我并没有对外宣布我们离婚,回老宅,我们还维持着夫妻关系。”旁边温景安清冷语调落过来。

你在想屁吃。

案宗是复印件,但也很重要,楚瑶收起来装进手提包。抬眼,面无表情道,“我们离婚这件事必须公开。”

“你真以为公开后,温家就能把楚家立刻踢开吗?”温景安嗤笑,黑眸里闪过刻薄的嘲讽,“你跳出象牙塔看看,这个世界有多大。而你我,又有多少分量?只要有利益,就算你我都死了又怎么样?能破除这合作吗?不能。”

楚瑶目光沉了下去,直直看着温景安。温景安这话仿佛一把刀,亮着寒光的锋利,凉飕飕的贴上了楚瑶的脖子。

“你知道温家为什么选择跟楚家联姻?”

“不是你选的吗?”

温景安抬了下眼皮,深邃的内眼角微微上扬,他抬手扯松了领带。靠回座位,唇角上扬,忽的就笑了起来。他看着楚瑶许久,语调缓慢道,“豪门中有自由人吗?”

“你妈给楚云海铺好了路,楚云海继承了你外公的权利人脉关系网。只要这个项目对温家有利,温家也不会踢开楚云海。温家,看中的是那层权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