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149章 帽子戏法【求订阅】(1 / 2)

作品:《视死如归魏君子

(本章1万字,刚写完,大家10分钟之后再看,我还要从头看一下改下错别字精修一下)

魏君很忙。

在他还想着把狐王彻底玩坏的一万零九种办法的时候,他的朋友圈有人联系他了。

尽管现在魏君的朋友圈明显还没有周芬芳恐怖,毕竟周芬芳一个“电话”就叫来了浩气盟,让修真者联盟都不得不推出一个万能的临时工出来顶锅。

但是魏君的朋友圈在他这一代人里已经可以算是无人能出其右了。

周芬芳靠医术和实打实的救命之恩打造了自己的超豪华朋友圈。

魏君比周芬芳牛逼,纯靠自己的人格魅力,无意之中就把自己华丽的朋友圈打造完成了。

这一次联系他的人是上官星风。

上官星风和魏君约在了妙音坊会面。

自从上次梦姑娘帮了他一把之后,魏君从那就没有再去过妙音坊。

渣男实锤。

所以当魏君再度踏足妙音坊的时候,迎接他的是梦姑娘幽怨的眼神。

“原来魏公子还知道京城有一座妙音坊啊。”梦姑娘的语气抑扬顿挫,阴阳怪气的相当明显。

上次魏君拜托自己黑他一把,梦姑娘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之后,从了。

结果魏君平安无事之后,连句谢谢都没有。

而且再没有登过妙音坊的大门。

梦姑娘就很气。

用完本姑娘就扔了,把本姑娘当什么了?

再说了,舔狗就不配得到回应的吗?

梦姑娘决定了,今天一定不给魏君好脸色看。

就算魏君给她道歉也不行。

魏君看了一眼梦姑娘,立刻知道了梦姑娘在为什么生气。

梦姑娘确实是帮了他一把,虽然没帮到。

不过那不是梦姑娘的错。

他的操作绝对没问题。

问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都有毒,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。

魏君轻叹了一口气,对梦姑娘拱了拱手,淡淡道:“梦姑娘,离我远一点对你有好处,我这样的人容易给身边的人带来危险。”

虽然本天帝有把握能复活你,但是没那个必要啊。

再说了,你也是本天帝的舔狗之一,本天帝肯定不能和你走的太近。

谁知道你会不会下次突然跳出来为我挡住致命的一刀?

坚决杜绝这种场面的发生。

所以魏君表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但是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梦姑娘瞬间怒火全消,内心的愤怒也被魏君的“劝慰”融化。

原来他不是故意疏远我,而是担心会给我带来危险。

魏公子真的是太贴心了。

梦姑娘有些羞愧:“魏公子,是我误会你了,我还以为你不想理我了呢。”

魏君:“???”你没误会啊。

理解的很正确。

你现在这是想哪去了?

“魏公子你不必担心我,我们这一派虽然算不上特别强,但是自保之力还是有的。”梦姑娘自信道:“就算是我和你走的进了点,你也牵连不到我身上,我还能保护一下你呢。”

“千万不要。”魏君一个激灵,赶紧道:“我的危险都是我自找的,有什么报应都是我自己的因果。如果因此牵连到了无辜人士受累,那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的。梦姑娘,希望你能够做一个懂我的人,而不要做一个强行对我好的人。”

梦姑娘闻言大受震动,喃喃自语道:“做一个懂你的人,而不是要做一个强行对你好的人。魏公子,你的境界真的是太高了。”

魏君:“……”

我怎么感觉我说什么你都会说对呢。

在梦姑娘用力舔魏君的时候,上官星风和梦姑娘的师妹珠儿姑娘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上官星风的脚步有些不对劲。

眉宇之间细微的表情也有些异样。

就好像身体受了伤一样。

魏君敏锐的双眼更是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。

不是好像身体受了伤,是他的身体确实受了伤。

但上官星风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痛苦,反而整个人的精气神比正常状态下更好,快走了两步后对魏君道:“每次见到魏兄,都能够让我感觉到来自灵魂层面的升华。”

魏君:“……”

舔狗+2。

珠儿姑娘也点头道:“魏公子确实是在世圣人,我见过很多心怀正义的人,他们也有一腔热血,但是莽撞冲动,一心只想着主持正义,完全不顾及在这个过程中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。

他们很多人都在用正义之名,伤害身边的亲朋旧故,并以此获得偌大的名声。

“魏大人不同,魏大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不连累他人,也知道坚持正义背后所要付出的代价。魏大人选择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这些代价,这是更大的勇气。”

珠儿姑娘说完,主动对魏君行了一个礼。

魏君:“……”

舔狗+3。

这姑娘确实眼瞎了,怪不得能喜欢上官星风。

和三个舔狗交流,假如你喜欢被舔,那肯定会被舔的感觉来到了人生巅峰。

不过魏君不是那么肤浅的人。

他有自己的目的。

所以他并不享受舔狗舔他。

魏君更喜欢自己的仇人,不喜欢自己的舔狗。

所以魏君把话题转移到了正事上。

“上官公子,你今天约我来是想谈什么?”

上官星风看了梦姑娘一眼,笑着道:“我本来以为魏兄你和梦姑娘之间产生了一些嫌隙,想着做一个中间人调解一下,现在看来这都是误会。既然如此,那就不用我做这个中间人了。”

“没有没有,我和魏公子之间毫无嫌隙。”梦姑娘认真道:“魏公子大公无私,我十分仰慕,我们之间很好。”

梦姑娘浑然忘记了自己之前的想法。

魏君也是很无奈。

你们这一脉连谈恋爱都是精神恋爱,本天帝连渣你的念头都没有。

“我和梦姑娘之间确实没有嫌隙,只是希望梦姑娘日后离我远一点就好。”

魏君把话说到了明面上。

梦姑娘用力的点头道:“魏公子,我懂。你放心,我会保护好自己的。”

魏君:“……”

我感觉你不懂。

但我尽力了。

希望你是真的懂。

“对了,魏公子,这次我有事情需要你帮忙。”梦姑娘主动道。

魏君诧异的挑了挑眉。

这点他真没想到。

他能帮梦姑娘什么?

做她的寄情对象?

魏君直言道:“梦姑娘,我说过,我是一个很好色的男人,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的那一套精神之恋在我这儿是不被接受的。”

梦姑娘轻笑道:“魏公子果然是真名士自风.流。”

魏君:“……”

这你都能洗。

本天帝也是服气。

“我说的不是私事,是公事。”梦姑娘道:“我师父下月要来京城一趟,希望能够和周祭酒面谈一次。魏公子如果愿意做这个中间人的话,我会感激不尽的。”

“你师父想约周老师?”魏君很快反应了过来:“想加入浩气盟?”

梦姑娘点了点头,直接承认了下来。

“修真界除了修真者联盟之外,还有其他的修行门派。但是在修真者联盟的大势压制之下,中立的门派越来越少,我们门派也不可能永远中立。”梦姑娘坦然道:“我们都是修行者,所以很难完全站在大乾这边。但是修真者联盟的规矩森严,也不符合我们门派的宗旨。之前是一些中立门派在报团取暖,不过中立联盟日趋瓦解,我们也不得不开始选择自己的站队。”

对此魏君表示理解。

一旦对抗升级,中立派的墙头草很有可能沦为第一批被打压的对象。

不是你自己说中立就能够中立的。

想要中立,也得有中立的资格才行。

梦姑娘的门派显然不是什么小门小派,但是在修真者联盟和大乾这种级别的势力交锋中,她的门派如果不选择站边,那也充其量就是个炮灰。

站队是早晚的选择。

梦姑娘所在的修行门派原来一直在迟疑。

直到浩气盟的横空出世,让她们看到了另外一个希望。

“魏公子,我师父告诉我,我们门派对于修真者联盟和大乾的利益纷争完全不感兴趣,我们不认同修真者联盟的行事风格,也不想依附大乾成为附庸。所以浩气盟是一个很合适的第三方,行侠仗义,海纳百川,可以包容所有志同道合的道友。”梦姑娘看向魏君,眼神中满是期盼:“魏公子愿意为我引荐一下周祭酒吗?”

魏君没有理由拒绝。

梦姑娘还帮过他呢,做人不能忘本。

再说这对他来说也确实是举手之劳。

“这件事情不难,你通知我时间,我和周老师说一声即可。”魏君道:“不过能不能加入浩气盟,我也不能向你保证,事实上我对浩气盟的了解应该还没有你多。”

“我明白,要不是这次浩气盟横空出世,我也不知道周祭酒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,更不知道儒门还有如此底蕴。”梦姑娘道:“魏公子你之前埋头苦读,不可能知道浩气盟的存在。别说你了,整个修行界知晓此事的人都不多。除了儒门修士之后,其他的浩气盟成员基本都是周祭酒自己的关系,并没有广而告之昭告天下。”

“所以你们需要一个和周老师联系上的途径?”魏君问道。

“对,我们需要一个途径,让周祭酒信任我们。”梦姑娘道:“我相信浩气盟也需要我们,浩气盟的成员横跨大乾朝廷、修真者联盟和妖庭,态度中立,必然也要面对重重困难。有我们的加入,也能够让浩气盟实力更强。双方合作,是互惠互利。”

“具体的情况我不了解,还是到时候让周老师自己操心吧。”

魏君没有过多介入这件事情。

他就在中间牵个线就行了。

要不是这是梦姑娘拜托他,这个线魏君都不想牵。

因为理论上浩气盟刚刚在修真者联盟的总部耀武扬威了一波,修真者联盟肯定很想把场子找回来。

所以派个钉子先加入浩气盟,等到用的时候再启动,完全合情合理。

不过梦姑娘和他有点交情,魏君对于梦姑娘所在的门派也多少有点了解,确实是出了名的中立门派。

那既然人家都求上门了,魏君也就顺手帮一把。

具体要不要让她们加入,是周芬芳的事情,魏君肯定不越俎代庖。

尽管如此,梦姑娘也已经很感谢魏君了。

很多时候,机会比什么都重要。

而魏君给了她们门派机会。

“魏公子,谢谢你,我会报答你的。”梦姑娘诚恳道。

魏君立刻警惕了起来:“梦姑娘,我们是朋友,互相帮助是应该的。如果你因此就特别感激我,只会让我们的友情变质。你也曾经无私的帮过我,朋友之间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忙,我不需要你的报答。”

“魏公子,你说出的话怎么都这么好听?”梦姑娘感慨道。

魏君:“……”

淦!

他怀疑自己能够把梦姑娘卖了还让这姑娘给自己数钱。

有脑残粉那味了。

见魏君和梦姑娘已经达成了一致,上官星风站了出来。

“魏兄,这次我找你,除了想当中间人调解一下你和梦姑娘之间的矛盾之外,还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你。”上官星风的语气严肃了起来。

魏君看向上官星风,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“我们里面说。”

上官星风把梦姑娘和珠儿姑娘留在了外面,只和魏君关上了房门,说起了悄悄话。

“魏兄,你最近是不是在准备策划一本报纸?”上官星风问道。

魏君反应了过来,点了点头:“任瑶瑶告诉你的?”

“果然,魏兄,你要小心任瑶瑶这个女人。”上官星风的脸色十分凝重:“这是一个真正的狠岔子,杀人不眨眼。”

魏君:“ennnn。”

这话要怎么接呢?

话说回来,几天前任瑶瑶也让他小心上官星风来着。

同一个世界,同一个想法。

你们四大纨绔还真的拥有相同的脑电波。

见魏君没有说话,上官星风以为魏君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,当即就急了,迅速道:“魏兄,你一定不能掉以轻心。四大纨绔在京城成名多年,除了我名不副实之外,另外三个人一个比一个狠。”

魏君:“……”

你对你三个同行有误解。

你们四大纨绔不能说毫不相干,只能说一模一样。

“姬荡天当年拜国师为师,风头最盛,又有姬帅做后盾,在京城可谓是嚣张跋扈。但是姬荡天只是有些喜好美色,关于杀人放火之事,他做的倒是不多。

贾瑛是勋贵后代,地位最为显赫。再加上贾府老太君宠爱,向来无法无天。不过贾瑛此人秉性冷漠,看似多情,其实无情。这一次荣国公贾秋壑又因为魏兄你而一命呜呼并且遗臭万年,荣国府因此遭到牵连,贾瑛已然对你恨之入骨。而你要做的那家报纸,据我所知任瑶瑶邀请了贾瑛入股,任瑶瑶的狼子野心可见一斑。

“最重要的是任瑶瑶,四大纨绔当中,最狠的就是这个女人。”

说到任瑶瑶,上官星风的脸上满是忌惮。

“魏兄,不瞒你说,我父亲曾经想过让我和任瑶瑶联姻,所以我暗中调查过任瑶瑶的资料。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,这些年任瑶瑶在暗中一直在杀人,心狠手辣,冷血无情,堪称四大纨绔当中的第一杀星。

其实之前她一个女子也不是四大纨绔当中的一员,本来四大纨绔是四个男子的,但是后来其中一位被任瑶瑶杀了,任瑶瑶就将其取代,成为了新的四大纨绔之一。

“魏兄,这次她盯上了你。我猜她恐怕是接到了任务,想要对你不利,你一定要小心。”上官星风提醒道。

“她接到了任务?”魏君看向上官星风。

这厮好像知道的不少啊。

上官星风点了点头,道:“父亲对我说过,任天行有妖族方面的关系,你也调查到了狐王身上。你实锤了狐王和任天行的关系之后,任天行在大乾朝堂的地位会不可避免的边缘化。作为任天行的女儿,任瑶瑶肯定对你怀恨在心。

再加上狐王的指使,魏兄,你恐怕已经被盯上了,他们针对你应该会有一个大阴谋。

任瑶瑶邀请我和贾瑛同时入股报馆,又邀请你做报纸的主笔,肯定是不安好心。我和她素来无冤无仇,但你与贾瑛还有任瑶瑶都有深仇大恨,他们不会放过你的。

“我会尽量探查任瑶瑶的真实目的,全力保护你的安全。魏兄,你也一定要注意自己保护好自己。”

魏君:“……”

内心槽点很多,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吐起。

他只能先答应下来。

总不能将上官星风一番好心拒之门外。

至于真实的任瑶瑶,肯定不能让上官星风知道。

毕竟四大纨绔都是靠人设活着的,尤其是任瑶瑶,她还要忽悠狐王呢。

人设坏了,狐王的投资就没了。

魏君不在乎,但不能代替任瑶瑶不在乎。

满心复杂的辞别了上官星风,没等魏君回到家,半路就被人拦住了。

还是一个熟人。

“见过魏大人。”

魏君看着一身便装的林将军,眼前顿时一亮。

“林姑娘当真是天生丽质。”

林将军莞尔一笑。

她被称赞过很多次了。

“魏大人,我有事找你,能否移地一叙?”

“当然。”

魏君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全。

他就担心自己太安全了。

要是林将军是来杀他的就更好了。

可惜,这个不现实。